一进正厅,四姨娘支开其他婢女,独留翡翠一人伺候。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0
  • 来源:日本一本在线高清视频_免费一本一道在线观看_日本二本道高清视频二区

  一进正厅,四姨娘支开其他婢女,独留翡翠一人伺候。

  四姨娘眼色一使,穿着水绿丝袍的翡翠立刻趋前倒酒。

  「我先敬王爷,还有李爷一杯。」四姨娘举杯。

  「敬姨娘。」穆潇和李襄同时说,仰头饮下。

  「来来,动筷。」四姨娘殷勤布菜。「眼前这几样别处可吃不到,尤其是这道『生片火锅』——」她挟起一块牛里脊片在锅子里涮了涮,放进穆潇碗里。「您尝尝,是不是挺嫩?」

  「姨娘费心了。」穆潇一脸意兴阑珊,嘴里虽说着好听话,可眼神表情,却不是这样。

  四姨娘进门时穆潇还小,不过五岁。大概以为他年纪小不懂事,四姨娘在他面前,从不隐藏爱争宠夺权的举动,直到穆潇稍大些才见收敛。

  说来,穆潇迟迟不肯立妃,跟府里几位姨娘脱不了干系。

  尤其是四姨娘,让他从此有了女人爱耍心计、不得信任的印象,此结至今仍不得其解。

  「这么客气,」四姨娘装出一副长辈笑脸。「名分上,您喊我一声『姨娘』,我也把您当成自个儿的孩子,娘帮孩子筹办一桌吃食叫什么费心?」

  穆潇和四姨娘交手这么多回,怎听不出她言下之意。她是在暗示他,把她这个「娘」丢到天高地远的冀州,有失孝道。

  他默默地吃着,想说隐忍个几日,游猎够了就可返回京城。他今日所以会坐在这里,全是看在他爹的面子。要不是怕传出去不好听,他压根儿不想再进别苑。

  四姨娘瞧他一副死样子,话也不肯多说两句。穆潇不接招,她也只能在心里生气,表面倒是笑得和蔼可亲。

  她眼朝翡翠一使,要翡翠继续倒酒。

  好在她已有准备——四姨娘阴恻恻地望着穆潇手上的酒杯,只有她自己知道,他用的那只杯,已涂上一层春药。现就等酒力运行,药效发作,然后……她垂眸浅笑,明儿一早就有好戏看了。

  酒过三巡,一直和李襄随兴闲聊的穆潇突觉头晕目眩、脸颊发烫,他心里不解,自己酒量不弱,怎么可能喝一点就醉了?

  这个时候,在他背后斟酒的翡翠,衣袖不小心擦过他臂膀,钻进他鼻里的幽香,让他全身气血瞬间鼓噪起来。

  不应该是这样。他眉间紧皱。他很清楚自己,从小看腻了姨娘们勾心斗角、嫉妒猜疑嘴脸的他,绝不可能因为一点女人香气就头晕目眩、欲火中烧。

  不对劲!

猜你喜欢

闻声者,无一不伸长了脖子,望着队伍前方,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

闻声者,无一不伸长了脖子,望着队伍前方,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。不过一见权家独子——权傲天冷着一张脸,底下人又窃窃私语了起来。「权少爷是不是不高兴结这门亲呐?」一名抱着孩子的年轻妇

2020-03-13

一进正厅,四姨娘支开其他婢女,独留翡翠一人伺候。

一进正厅,四姨娘支开其他婢女,独留翡翠一人伺候。四姨娘眼色一使,穿着水绿丝袍的翡翠立刻趋前倒酒。「我先敬王爷,还有李爷一杯。」四姨娘举杯。「敬姨娘。」穆潇和李襄同时说,仰头饮下

2020-03-13

多刺激啊!他心里想。难道她不知道,越是刺激难驯的人事物

多刺激啊!他心里想。难道她不知道,越是刺激难驯的人事物,越能激发他体内的挑战欲?他更想要她了!他涎着脸靠近她。“我这辈子还没被女人打过,还挺想尝一尝是什么滋味。”“你说的喔,等

2020-03-13

一进大厅,夏云先看见一名穿着玄色暗花宁绸的伟岸男子背门而立

一进大厅,夏云先看见一名穿着玄色暗花宁绸的伟岸男子背门而立。他身边还站着数名手执木棍的蓝衣家仆,一副不好相与的模样。这人,夏云想,肯定是平望镇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曹家少爷——曹

2020-03-13

老天,我想死你了。”他的嘴磨着她的脸颊,微开启的唇密密地吮着她唇角

老天,我想死你了。”他的嘴磨着她的脸颊,微开启的唇密密地吮着她唇角。“我被关在马帮的每一天,都在想你要是知道我被掳的消息,会哭成什么样子——瞧瞧你,我真没料错!”原本粉红水润的

2020-03-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