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声者,无一不伸长了脖子,望着队伍前方,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4
  • 来源:日本一本在线高清视频_免费一本一道在线观看_日本二本道高清视频二区

  闻声者,无一不伸长了脖子,望着队伍前方,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。

  不过一见权家独子——权傲天冷着一张脸,底下人又窃窃私语了起来。

  「权少爷是不是不高兴结这门亲呐?」一名抱着孩子的年轻妇人嘟囔:「大喜之日,也不见他有半点喜色。」

  她身旁的汉子接口道:「听说尹家千金长得挺标致,加上昨儿个送上门的四十八样妆奁,权少爷该也不至于不高兴到哪儿——」

  年轻妇人瞪眼。「瞧你说的,结亲又不是在做买卖!」

  「不然?」汉子嘿嘿直笑。「要是昨儿那四十八样妆奁能进我家门,就算尹家闺女是个麻花脸大脚婆,我也会开开心心迎她进门。」

  「瞧你越说越离谱!」年轻妇人啐。

  在众人纷乱的私语声中,穿着大红锦袍,胸口结着一颗红采的权傲天依旧面无表情地领在队伍前方。

  面容俊秀,肤白浓眉的他,横看竖看,都该是备受姑娘青睐的翩翩佳公子。可说也奇怪,长到这把年纪,二十有五,从没见过哪个媒婆上门说亲。

  「古今斋」里的人都知道,一定是他个性的关系。

  百年传承的老店「古今斋」和白手起家的「松风斋」走的路数不一样。「古今斋」是权傲天曾爷爷一手创办,座上嘉宾,全都是叫得出名号的皇亲国戚;而「松风斋」的客人,则多偏向文人雅士。也因为这样,权家历代当家,多是手腕灵活、喜兴交往的厉害角色,可没想到竟出了权傲天这一个奇葩。

  在权傲天眼里,独独两样东西教他感兴趣,一个是古玩,一个是南纸——两样都是「古今斋」卖的东西。

  自家少东这么喜欢自家的营生,照理,伙计应该感到庆幸才对,但详细问一问却不是这样。因为权傲天喜欢的是东西,不是进铺里买卖的人。而且他处事硬,几尽不通情理。比方一方「洮砚」,他若开价三百两,就肯定要收三百两,一分一毫也不减价。

  做生意最重关系,熟客上门,减个五十百两在所难免,然后这少赚的五十百两,再从其他生客身上补齐,外边哪家铺子不是这么做的?可权傲天不是,做事一板一眼,有一就说一的他,以多报少的事他不肯做,但以少报多的事他也不会做——这个性说耿直是耿直,却带给「古今斋」伙计不少麻烦。

猜你喜欢

闻声者,无一不伸长了脖子,望着队伍前方,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

闻声者,无一不伸长了脖子,望着队伍前方,骑在白马上的新郎官。不过一见权家独子——权傲天冷着一张脸,底下人又窃窃私语了起来。「权少爷是不是不高兴结这门亲呐?」一名抱着孩子的年轻妇

2020-03-13

一进正厅,四姨娘支开其他婢女,独留翡翠一人伺候。

一进正厅,四姨娘支开其他婢女,独留翡翠一人伺候。四姨娘眼色一使,穿着水绿丝袍的翡翠立刻趋前倒酒。「我先敬王爷,还有李爷一杯。」四姨娘举杯。「敬姨娘。」穆潇和李襄同时说,仰头饮下

2020-03-13

多刺激啊!他心里想。难道她不知道,越是刺激难驯的人事物

多刺激啊!他心里想。难道她不知道,越是刺激难驯的人事物,越能激发他体内的挑战欲?他更想要她了!他涎着脸靠近她。“我这辈子还没被女人打过,还挺想尝一尝是什么滋味。”“你说的喔,等

2020-03-13

一进大厅,夏云先看见一名穿着玄色暗花宁绸的伟岸男子背门而立

一进大厅,夏云先看见一名穿着玄色暗花宁绸的伟岸男子背门而立。他身边还站着数名手执木棍的蓝衣家仆,一副不好相与的模样。这人,夏云想,肯定是平望镇无人不知、无人不晓的曹家少爷——曹

2020-03-13

老天,我想死你了。”他的嘴磨着她的脸颊,微开启的唇密密地吮着她唇角

老天,我想死你了。”他的嘴磨着她的脸颊,微开启的唇密密地吮着她唇角。“我被关在马帮的每一天,都在想你要是知道我被掳的消息,会哭成什么样子——瞧瞧你,我真没料错!”原本粉红水润的

2020-03-13